伊之助 来世。 《鬼灭之刃》漫画200话:岩柱和蛇柱战死,炭治郎去世,无惨被灭_风柱

眷属

伊之助 来世

时光清浅,岁月静好,生命怡然。 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题记 虽然,伊习惯了心的寂寞,也渐渐学会了淡漠。 习惯着一切平和之淡然之,习惯着让心情自然之。 可那心底的悲凉与失落一直在伊的心里,盘旋萦绕、萦绕盘旋,执拗生根,不肯离去。 只因见到你,心里会莫名的欢喜,奇迹般的安心,是爱吧?或许如是,只是曾今不信,淡然而置之。 光阴如梭流年似水,一切不复在,徒留红颜泪,独自悲,枉自蹉。 滴滴泪、泪滴滴,似残阳映水,满天红蓼对空烟。 六月,雨连连。 试问,梅雨连帘为谁殇? 如今的伊纵然面对心的孤独,也依然会深深地祝福你,只因曾今的那份喜欢。 尽管伊开始不知,也没去觉察,也没去在意,但是那份感动依然在伊的心头萦绕。 在伊心中挥之不去你的笑容,忆起你的那个笑容就会让伊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疼痛阵阵,欲笑不能,欲哭无泪,欲言无人可诉。 烦恼忧愁在她心中碾转反侧分不出黑夜白昼。 思念流放着记忆,回忆在静夜的风里摇曳,思绪在空灵的午夜里盘旋。 六月的风,轻拨记忆的琴弦染香了思念,绚烂着梦一般的思绪,梦似轻翼悠然的在回忆里飘逸。 记忆的笔墨在回忆的指尖盛开如花。 捞起那曾今的记忆挂在岁月的枝头,沉淀着情的诗意。 心跳怦然,怦然心跳。 夜无眠,心若晨曦。 谁的笑,如烟花,绚烂成景。 谁的思念如花绽放,美丽在岁月的枝头,馨香摇曳。 谁的梦,似轻翼,穿越月色,清浅时光。 思念总是很美,梦总是那么空。 故事只是故事等待依然只是等待,痴情的岸上,伊在看谁的轮回。 你总是离伊很远,寂寞总是离伊很近,爱你,你却远离。 等你,已然成了一种无奈。 思念拌痛苦长相厮守,结局不在是完美精彩的等待。 爱情就像抱着的冰块抱着抱着,伊、冷了;爱、化了;心、痛了;眸、流泪了;情、逝了;梦、空了;人、散了;缘,尽了;时光,远了。 伊,无言、泪流,把你的容颜刻进心里,把你的声音落在心上!收藏卿温柔的目光!忧郁的双眸无助的凝望着远方,仿佛卿会从远方带着远古的清香涉水而来,从悠长的街巷带着微笑顶着朵朵晶莹剔透的雨花踩着青石板缓缓而走来…… 伊沿着阳光的方向,寻你的一个眼神!将卿轻轻地落在伊额头的吻,以及那天长地久的誓言一起珍藏,一起轮回。 伊站在向晚的街巷,等候一个千年的约定!越过时空,与卿安静地面对!可有谁知道伊已立在这里等卿已有几世轮回了吗? 纵然人生之旅如何苦短,因为有卿生命也会变得厚重起来。 窗外梅雨湿芭蕉,江南流水映小桥。 卿曾今许下的海誓山盟又涌上伊心头,叫伊何去何从。 一次微笑,一次回眸,一次邂逅。 江南、雨巷。 青石板,油纸伞,清幽幽的花香,清浅浅的微笑,清濛濛的雨,清凌凌的心。 相遇、别离。 别离、相遇。 缘的足迹在深深浅浅的岁月里跋涉。 一程山一程水,一次相遇,一个人一段故事。 有人说,如果缘深,何愁来得迟?倘若有路,何惧路途遥远?伊问天,有没有那么一根纹线,可以看得到卿与伊的来世缘,我们是否会在某个转角处偶然相遇,而后幻化成美丽的一眼万年。 或是,忘川河岸,一个眼神伊便会读懂卿的千言万语。 奈何桥旁,牢牢记住卿的模样赴来世的一场灿烂辉煌的相约…… 时光悠然,梦,早已驻足于五月的屋檐。 随着一缕缕的琼花的清香伴随着五月屋檐下的那一挂风铃将思念跌入掌心,渲染成手上的纹线,从你的掌心,缓缓流进我的掌心。 来世,赴一场心灵的盛宴,约一世白首的情缘。 一生缘,一世情!在生命里散发着美好情感的情结,一曲浅吟成色,一页飞尘若梦,在一处清浅中,执手相看,陌上春秋。 梦中默数卿的名字,静静地冥想你的模样,将你的影子烙在心上,任涟漪一圈圈荡漾。 一份久违的牵绊轻轻打开。 一端,牵住如烟的昨日,一端,系在浅浅的希翼里。 一袭瘦瘦的相思,轻绕心扉。 一页宣纸倾注前世今生的缘,沉醉在夜色中,期待,你走进我的梦里…… 那些过往,那些记忆,就这样触动了伊心底的那根忧伤的琴弦,轻轻一动,牵动着伊的心脏就疼痛淙淙。 很多时候,不想想,可思绪总是飘然而出。 思绪如茶,时间如水。 思绪的茶在时间的水里旋转、升腾、绽放。 苦涩里溢飘出一点馨香,明媚时光,韵染日子的美丽。 所以,一切顺其自然,求其安然、淡然、怡然。 窗外又下着小雨,梅雨如帘又忧伤了谁的心?湿了谁的梦?淋落了谁的诺言?散落了谁的未来?梅雨如帘又为谁凄美到极致?梅雨如帘谁负了谁的流年?目光穿越梅雨帘谁还为谁在原地等留?一场雨一场梦?一场梦一场泪?一场泪一场醉?一雨一梦,一梦一泪?一泪一醉? 其实,一切看透了,心也就如止水! 有些人,爱一生,恨一生,痴念一生,却也只能惆怅一生,遗憾一生。 在这个世上谁也不是谁的永远,有的人注定只能错过,有的人永远只能活在另一个人的心里。 有些人仅是一眼,却在心底生根,牵念一生,千帆过尽,留下的仍是最初的心动和美丽。 有些爱,即使你倾尽所有也无济于事。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有些爱,有着太多的无奈,相守一辈子,彼此感觉却寡淡无味,泛不起一丝涟漪。 当一切尘埃落定,繁华渐逝,才发现,那人原来一直住在这里,只是,你从未转身。 时光清浅,岁月静好,生命怡然。 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来生是那么的遥远,今生就在眼前。 可今生却已是那么的遥远,来生却又是显得那么的近。 不知,可有否来生,可有否轮回,可有否。 一直唯物不唯心,今,因你就相信一次轮回。 相信世事万物皆在轮回里,皆有轮回。 来生,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后记.

次の

鬼灭之刃200话:决战结束,四人牺牲_动漫_蛋蛋赞

伊之助 来世

作者:水墨雨嫣 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文;水墨雨嫣 时光清浅,岁月静好,生命怡然。 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题记 虽然,伊习惯了心的寂寞,也渐渐学会了淡漠。 习惯着一切平和之淡然之,习惯着让心情自然之。 可那心底的悲凉与失落一直在伊的心里,盘旋萦绕、萦绕盘旋,执拗生根,不肯离去。 只因见到你,心里会莫名的欢喜,奇迹般的安心,是爱吧?或许如是,只是曾今不信,淡然而置之。 光阴如梭流年似水,一切不复在,徒留红颜泪,独自悲,枉自蹉。 滴滴泪、泪滴滴,似残阳映水,满天红蓼对空烟。 六月,雨连连。 试问,梅雨连帘为谁殇? 如今的伊纵然面对心的孤独,也依然会深深地祝福你,只因曾今的那份喜欢。 尽管伊开始不知,也没去觉察,也没去在意,但是那份感动依然在伊的心头萦绕。 在伊心中挥之不去你的笑容,忆起你的那个笑容就会让伊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疼痛阵阵,欲笑不能,欲哭无泪,欲言无人可诉。 烦恼忧愁在她心中碾转反侧分不出黑夜白昼。 思念流放着记忆,回忆在静夜的风里摇曳,思绪在空灵的午夜里盘旋。 六月的风,轻拨记忆的琴弦染香了思念,绚烂着梦一般的思绪,梦似轻翼悠然的在回忆里飘逸。 记忆的笔墨在回忆的指尖盛开如花。 捞起那曾今的记忆挂在岁月的枝头,沉淀着情的诗意。 心跳怦然,怦然心跳。 夜无眠,心若晨曦。 谁的笑,如烟花,绚烂成景。 谁的思念如花绽放,美丽在岁月的枝头,馨香摇曳。 谁的梦,似轻翼,穿越月色,清浅时光。 思念总是很美,梦总是那么空。 故事只是故事等待依然只是等待,痴情的岸上,伊在看谁的轮回。 你总是离伊很远,寂寞总是离伊很近,爱你,你却远离。 等你,已然成了一种无奈。 思念拌痛苦长相厮守,结局不在是完美精彩的等待。 爱情就像抱着的冰块抱着抱着,伊、冷了;爱、化了;心、痛了;眸、流泪了;情、逝了;梦、空了;人、散了;缘,尽了;时光,远了。 伊,无言、泪流,把你的容颜刻进心里,把你的声音落在心上!收藏卿温柔的目光!忧郁的双眸无助的凝望着远方,仿佛卿会从远方带着远古的清香涉水而来,从悠长的街巷带着微笑顶着朵朵晶莹剔透的雨花踩着青石板缓缓而走来…… 伊沿着阳光的方向,寻你的一个眼神!将卿轻轻地落在伊额头的吻,以及那天长地久的誓言一起珍藏,一起轮回。 伊站在向晚的街巷,等候一个千年的约定!越过时空,与卿安静地面对!可有谁知道伊已立在这里等卿已有几世轮回了吗? 纵然人生之旅如何苦短,因为有卿生命也会变得厚重起来。 窗外梅雨湿芭蕉,江南流水映小桥。 卿曾今许下的海誓山盟又涌上伊心头,叫伊何去何从。 一次微笑,一次回眸,一次邂逅。 江南、雨巷。 青石板,油纸伞,清幽幽的花香,清浅浅的微笑,清濛濛的雨,清凌凌的心。 相遇、别离。 别离、相遇。 缘的足迹在深深浅浅的岁月里跋涉。 一程山一程水,一次相遇,一个人一段故事。 有人说,如果缘深,何愁来得迟?倘若有路,何惧路途遥远?伊问天,有没有那么一根纹线,可以看得到卿与伊的来世缘,我们是否会在某个转角处偶然相遇,而后幻化成美丽的一眼万年。 或是,忘川河岸,一个眼神伊便会读懂卿的千言万语。 奈何桥旁,牢牢记住卿的模样赴来世的一场灿烂辉煌的相约…… 时光悠然,梦,早已驻足于五月的屋檐。 随着一缕缕的琼花的清香伴随着五月屋檐下的那一挂风铃将思念跌入掌心,渲染成手上的纹线,从你的掌心,缓缓流进我的掌心。 来世,赴一场心灵的盛宴,约一世白首的情缘。 一生缘,一世情!在生命里散发着美好情感的情结,一曲浅吟成色,一页飞尘若梦,在一处清浅中,执手相看,陌上春秋。 梦中默数卿的名字,静静地冥想你的模样,将你的影子烙在心上,任涟漪一圈圈荡漾。 一份久违的牵绊轻轻打开。 一端,牵住如烟的昨日,一端,系在浅浅的希翼里。 一袭瘦瘦的相思,轻绕心扉。 一页宣纸倾注前世今生的缘,沉醉在夜色中,期待,你走进我的梦里…… 那些过往,那些记忆,就这样触动了伊心底的那根忧伤的琴弦,轻轻一动,牵动着伊的心脏就疼痛淙淙。 很多时候,不想想,可思绪总是飘然而出。 思绪如茶,时间如水。 思绪的茶在时间的水里旋转、升腾、绽放。 苦涩里溢飘出一点馨香,明媚时光,韵染日子的美丽。 所以,一切顺其自然,求其安然、淡然、怡然。 窗外又下着小雨,梅雨如帘又忧伤了谁的心?湿了谁的梦?淋落了谁的诺言?散落了谁的未来?梅雨如帘又为谁凄美到极致?梅雨如帘谁负了谁的流年?目光穿越梅雨帘谁还为谁在原地等留?一场雨一场梦?一场梦一场泪?一场泪一场醉?一雨一梦,一梦一泪?一泪一醉? 其实,一切看透了,心也就如止水! 有些人,爱一生,恨一生,痴念一生,却也只能惆怅一生,遗憾一生。 在这个世上谁也不是谁的永远,有的人注定只能错过,有的人永远只能活在另一个人的心里。 有些人仅是一眼,却在心底生根,牵念一生,千帆过尽,留下的仍是最初的心动和美丽。 有些爱,即使你倾尽所有也无济于事。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有些爱,有着太多的无奈,相守一辈子,彼此感觉却寡淡无味,泛不起一丝涟漪。 当一切尘埃落定,繁华渐逝,才发现,那人原来一直住在这里,只是,你从未转身。 时光清浅,岁月静好,生命怡然。 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来生是那么的遥远,今生就在眼前。 可今生却已是那么的遥远,来生却又是显得那么的近。 不知,可有否来生,可有否轮回,可有否。 一直唯物不唯心,今,因你就相信一次轮回。 相信世事万物皆在轮回里,皆有轮回。 来生,来世,请卿为伊点燃永恒的灯火。 --后记 落笔于2014-6-:55原帖于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上一篇: 下一篇:.

次の

《鬼灭之刃》漫画200话:岩柱和蛇柱战死,炭治郎去世,无惨被灭_风柱

伊之助 来世

灶门炭治郎,漫画《》及其衍生作品中的主角。 鬼杀队剑士,善良温柔的少年,左额处有伤疤。 为了拯救变成鬼的妹妹,在讨伐恶鬼的同时,不断地搜寻着仇敌。 善良,果断,勇敢,冷静,经历绝望仍有善良的内心,并且有在危机之中寻找破局关键的智慧。 对所有物和事都有尽心尽意的责任心,对所有人都有发自内心的温柔,真正地去为别人着想努力去照顾别人。 具有很强的共情能力。 因为自己妹妹鬼化的遭遇所以对鬼的包容和理解比他人多得多。 为了那些被杀害的无辜人,会毫不犹豫砍向鬼的脖颈,但是依然会尊重曾经作为人但变为鬼的生命。 虽然会对那些鬼之前的遭遇感到同情与感伤,在他们消亡之际会用自己内心的温度让他们感受到温暖,感化了很多与他战斗过的鬼,曾说过:"鬼不是丑陋的怪物,鬼是很空虚的生物,是很可悲的生物。 "但是从不会原谅杀过人的鬼。 炭治郎拜师鳞泷左近次时所学习的呼吸流派,一共有十个剑型。 炭治郎在与矢琶羽对决时,因箭纹而灵光一现的招式。 攻守兼备的招式。 是只在对方自愿被斩首时,才会使用的仁慈的剑型。 是适合在没有立足之地或者不安稳的地方使用的剑型。 所有剑型中,速度最快的击刺技。 很适合在没有落地之处的场所战斗时使用。 使用的招式威力比水之呼吸更强,但过度使用时行动的持久力会下降。 据炭治郎所称,神乐舞共有十二个舞型;但之后炭治郎从炼狱千寿郎寄来的书信中得知,火之神神乐实际上有十三个舞型。 曾用这招轻松劈断了累的仅凭水之呼吸难以斩断的丝线。 曾用这招斩断了魇梦的颈椎骨。 但视力越是优秀的人,越是会清晰地捕捉到炭治郎的残像。 在斩断鬼的身体部位时,会令鬼受到如同被灼烧一般的剧痛,并暂时无法再生。 曾用这招正面斩下了猗窝座的头颅。 日之呼吸 拾之型 辉辉恩光 从天而降,对敌人发出自上而下的螺旋形斩击,刀身会缠绕着如太阳般炽热的烈焰,并令敌人暂时无法再生。 曾用这招斩断了无惨的手臂并救下了栗花落香奈乎。 在斩断鬼的身体部位时,会令鬼受到如同被灼烧一般的剧痛,并暂时无法再生。 曾用这招劈断保护半天狗的树藤。 混合呼吸 混合呼吸技 火之神神乐和水之呼吸的混合呼吸。 是炭治郎在尚未能熟练使用火之神神乐时的弥补之技。 灶门炭治郎装备 鬼杀队队服 由特殊的纤维制成的,有良好的透气性,不易潮湿也不易燃烧。 弱小的鬼身上的爪子和牙连队服都撕不开。 炭治郎的刀为稀有的黑色。 箱子 因为祢豆子能自由操控身体变大变小,所以白天都呆在箱子里,由炭治郎背着。 人际关系 灶门炭治郎是卖炭家族灶门家族中的一员,也是家中的长男。 家人有母亲葵枝,三位弟弟竹雄、茂、六太,还有两位妹妹祢豆子、花子。 由于父亲早逝,因此一直靠着卖炭来维持家里的生计。 回到家中时,炭治郎却震惊地发现,母亲、弟妹皆惨遭鬼杀害,仅长妹还有体温。 但在带着妹妹下山寻找医生时,祢豆子忽然变成了鬼,袭击了炭治郎。 随后,炭治郎苦苦哀求义勇放过妹妹,并保证自己会去寻找将祢豆子变为人类的方法。 但是,义勇对炭治郎放弃思考而只顾求情的行为作出了严厉的斥责。 之后,在义勇准备处决祢豆子时,炭治郎在情急之中想出了方法险些将其打倒,但还是被义勇躲过。 随后,义勇便亲眼目睹了祢豆子即便变成了鬼但仍保持理智保护着炭治郎这一令人吃惊的举动。 最终,回忆起了自己的家人也是被鬼杀害的义勇,在思考片刻过后决定放过了祢豆子。 同时,在炭治郎醒后,义勇遗憾地向其表示:若自己能早到半日,也许就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了。 接着,义勇便指引兄妹二人前去寻找一个名字叫做的男人。 之后,炭治郎带着祢豆子前往了狭雾山,却在半路上的一间佛堂中遇到了鬼。 尽管兄妹二人拼尽全力将鬼的身体踢下了悬崖以将其摧毁,但鬼的头部依然活着。 在炭治郎拿着短刀试图给予对方最后一击时,一名带着天狗面具的神秘老人突然出现,并告知炭治郎这么做是杀不掉鬼的。 然而,当炭治郎试图向其询问该如何解决鬼时,老人却始终要求炭治郎独自思考。 于是乎,炭治郎因为不想让鬼死得太过痛苦,便一直思考着能够一击将其解决的方法,然而直到日出之后,鬼的头部被太阳光净化殆尽了都没能想出方法…… 天亮后,老人向炭治郎表明自己就是鳞泷左近次。 听到这个问题的炭治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随即便被鳞泷扇了一耳光。 鳞泷向炭治郎指出,如果祢豆子吃了人,那炭治郎就必须亲自手刃掉妹妹,然后再切腹自尽来负责。 同时,鳞泷也看出炭治郎过于温柔,所以即便面对鬼都下不了狠心,因而判定炭治郎不适合猎鬼。 不过最终,鳞泷还是决定收炭治郎为徒,并领着炭治郎和祢豆子前往了狭雾山。 到达狭雾山后,祢豆子开始不停地睡觉。 在拜鳞泷为师之后,炭治郎习得了水之呼吸剑技,并在刻苦修炼中不断地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因为鬼杀队的入队最终选拔即将开始,鳞泷师傅因而决定给炭治郎安排一个难题... 狭雾山训练 一年半后的一天,鳞泷师傅带着炭治郎来到了山上的一块巨石之前,并向炭治郎下达了任务:只要他能在不损坏日轮刀的条件下斩断巨石,就同意他去参加最终选拔。 但在这之后,炭治郎不断地尝试去斩断巨石却都没有成功。 就在炭治郎苦恼不已的时候,一名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年出现了。 狐面少年直接指出,炭治郎不过仅仅是记住了师傅教导的知识,却根本没有真正掌握了剑技,随后主动向炭治郎发起了挑战。 在对决中,对方展现了惊人的实力,仅是拿着木剑就轻易战胜了使用真刀的炭治郎。 炭治郎在从昏迷中醒来后,发觉自己闻不到对方的味道了。 与此同时,另一名一名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女出现在炭治郎面前,并向炭治郎表明,自己的名字是,而之前打倒炭治郎的少年叫。 炭治郎从真菰口中得知,她和锖兔都是鳞泷先生的弟子,是自己的师兄师姐。 之后,炭治郎接受了真菰的提议,白天和锖兔进行实战训练,晚上则在真菰的指导下训练呼吸法。 就这样,炭治郎在二人的指导下,又度过了半年时间。 半年后,炭治郎和锖兔互相拿着真刀,开始了最后的比试。 双方同时拔刀挥向了对方,但战斗在一瞬间就结束了,炭治郎一击斩断了锖兔的面具。 最终,锖兔和真菰在对炭治郎微笑之后便消失了。 当炭治郎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本该斩断的锖兔的面具消失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反而是已经裂成两半的巨石。 之后,鳞泷师傅前来查看了炭治郎的状况。 在看到炭治郎斩断巨石后,师傅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同意炭治郎前去参加最终选拔。 但师傅在看到炭治郎通过自身努力成功斩断了巨石之后,认可了炭治郎的成长,肯定他已经有了参加最终选拔的资格。 吃完饭后,师傅赠给了炭治郎一个消灾狐面,以保佑其平安。 在此期间,炭治郎遭遇了与47年前与鳞泷师傅交战、在战败后被封印在了藤袭山,因憎恨而不断在最终选拔试炼场中搜寻戴着狐狸面具的鳞泷弟子并加以杀害的 手鬼,并与之交手。 在和手鬼的交战中,炭治郎得知了包括锖兔、真菰在内的十三名鳞泷弟子都是被手鬼所杀,因而愤怒地向其发起攻击,却因为情绪失控导致呼吸紊乱而被手鬼打昏。 在险些被杀时,炭治郎被弟弟茂的灵魂唤醒,随后恢复了冷静并以磨练过的剑技将手鬼斩杀。 在感受到手鬼的悲伤后,炭治郎抓住了手鬼的手,并祈祷如果有来世,希望手鬼转世后不要再成为恶鬼。 最终炭治郎顺利地活过7日,并和我妻善逸、、、四人成为了仅有的五名突破了最终选拔,达到合格的同期生之一。 在选拔结束后,炭治郎从产屋敷家族的两名主考官手中得到了传令用的鎹鸦。 同时,由于同期的不死川玄弥粗暴地对待产屋敷家族的考官,炭治郎便直接出手制止,钳制住了他的手,但却仅仅是稍微一用力就折断了他的手臂,也因此与之交恶。 返回狭雾山后,炭治郎和醒来的妹妹会合,同时从师傅口中得知祢豆子已经变得能通过睡觉来补充体力以克服吃人的欲望。 之后,炭治郎从锻刀人处得到了自己的第一把日轮刀,但鳞泷师傅却表示从没见过变色会变得这么黑的日轮刀。 虽然炭治郎最终斩杀了沼鬼,但并未从其的口中得知有关无惨的消息。 在浅草执行任务期间,炭治郎通过气味追踪到了化名为月彦的无惨本人,但无惨随即便为了摆脱炭治郎而将无辜的路人变成了鬼,引发了骚乱。 在危机关头,炭治郎得到了与无惨为敌的鬼和的帮助。 因为炭治郎称鬼为人的举动打动了珠世,于是珠世便要求愈史郎将灶门兄妹请到了他们的隐居处。 随即炭治郎便询问珠世,是否有将鬼变回人类的方法。 但是在交谈中,炭治郎等人却遭到了无惨派来的、自称鬼舞辻直系部下十二鬼月的和的袭击。 之后炭治郎将矢琶羽斩杀,朱纱丸则因珠世的血鬼术说出禁忌而被无惨的诅咒杀死。 最终,炭治郎被珠世拜托收集鬼的血液,以研究让鬼变回人的方法。 鬼之家篇 在前往任务地点的路上,炭治郎发现同期的我妻善逸正在强行向路人女生求婚,于是便上前制止了善逸。 随后,炭治郎和善逸一同前往了任务地点——鬼之家,并在鬼宅外发现为救回被鬼抓走的兄长清而循着路上血迹跟来的年幼的正一和照子。 之后,炭治郎在拜托两个孩子照看装着祢豆子的箱子后,同善逸一块进入了鬼之家,但因为箱子里的祢豆子发出了声响,导致两个孩子也跟了进来。 最终,炭治郎只能和照子一组,在保护着照子的同时努力寻找着鬼和幸存者,之后却在宅邸中遭遇到了响凯。 在和响凯交战时,炭治郎由于对方的血鬼术能自由地操控房间方向而一直无法近身,但随即伊之助乱入并打断了战斗。 因为伊之助毫不顾忌地踩在了年幼的照子身上,炭治郎随即就愤怒地将伊之助扔飞了出去,伊之助也因此对炭治郎产生了兴趣,并转而攻击炭治郎。 但紧接着。 伊之助和响凯就因清使用鼓再度打乱了房间的位置,而被移动到其他地方。 之后,炭治郎和照子找到了被响凯绑来的清,在和清说明情况后,在先前的战斗中负伤的炭治郎决定独自面对响凯。 响凯也因此放慢了节奏,而炭治郎利用这个间隙,找到了能够避免触动伤痛的呼吸方式。 炭治郎在离开宅邸后,发现伊之助因为感知到了躲在箱子里的祢豆子,而对护着箱子的善逸大打出手,随即炭治郎便使用头槌将伊之助撞成了脑震荡并令其昏迷。 炭治郎在埋葬了被鬼所害的人后,准备带着善逸和伊之助一同下山前往藤之家养伤,但因为善逸抓着正一不放而不得不将其打昏背走。 在前往藤之家的路上,炭治郎因为伊之助叫错自己的名字而与其大声争执并吵醒了善逸。 但在得知了伊之助是山里长大的孤儿后,炭治郎决定和他成为朋友。 那田蜘蛛山篇 在藤之家休息了几天后,炭治郎一行人接到了前往那田蜘蛛山的命令。 因为累虐待家人的恶劣行径,炭治郎否定了累所谓的家族羁绊,并声称只存在恐怖和憎恶的他们之间的羁绊不过只是虚伪的冒牌货! 之后在和累的交战中,炭治郎得知了累就是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 在筋疲力竭的炭治郎兄妹险些被累所杀时,义勇及时赶到并将累成功斩杀。 因为从累的身上闻到了沉重的悲伤气息,炭治郎便将自己的手伸向了失去首级的累。 感受到如太阳般的温暖的累也因此回想起一切,最终在临死之前和父母的灵魂道了歉,并在父母的陪伴下前往了地狱赎罪。 在累消失后,义勇毫不在意地踩在累的衣服上,并且指出累不过是个活了几十年的,残害无辜的丑陋怪物,不需要去同情。 在义勇留下阻拦忍的同时,炭治郎立刻带着妹妹逃走,却很快就被前来追击的香奈乎踢断了下巴并昏了过去……然而,由于鬼杀队主公的命令,最终炭治郎和祢豆子被带回了鬼杀队总部接受审判。 柱众审判篇 在柱众审判中,炭治郎不断声明祢豆子不会吃人。 但是因为鬼吃人这一行径屡见不鲜,柱的成员大多完全不同意让祢豆子活下来,并要求处死偏袒鬼的炭治郎。 最终,因为主公认可了炭治郎与祢豆子,同时祢豆子承受住了实弥稀血的诱惑试炼,证明了自己不会吃人,兄妹二人因而顺利地正式加入了鬼杀队,随后二人一同被送往蝶屋进行治疗。 因为不断地受挫,最终善逸和伊之助都不愿再来训练。 尽管葵也指出炭治郎如果想放弃随时可以走人,但炭治郎为了伙伴们决定自己突破训练,然后再帮助善逸和伊之助完成训练。 随后炭治郎在三人的帮助下开始修行,但因为难以掌握而一直备受打击。 某夜,炭治郎在屋顶修行时意外地遭遇了前来探望的忍。 随后,忍在希望炭治郎好好保护祢豆子、籍此完成自己姐姐的遗愿后离开。 随后,炭治郎在体能恢复训练中顺利地战胜了香奈乎:在捉迷藏时成功地牵住了她的手;在互泼茶水时按住了她的手,但因为不忍心泼她而把茶杯轻轻放在了她的头上。 之后,在钢铁冢萤和铁穴森钢藏来到总部时,因为之前在和累的战斗中炭治郎把日轮刀弄坏,得到消息的钢铁冢在看到炭治郎后随即愤怒地拿着刀追杀了炭治郎一个小时,事后才不情愿地把新的日轮刀交给了炭治郎。 在返回居所时,炭治郎意外地遭遇了不死川玄弥,并从对方身上闻到奇怪的味道。 随即,在前去执行任务前,炭治郎前去向神崎葵表达了谢意,但葵因为认为自己是打退堂鼓的胆小鬼而认为没必要。 但炭治郎仍然向其表示,会带着她的念想前往战场,并表示如果再度受伤还要再拜托对方。 随后,炭治郎又前去感谢香奈乎,但因为香奈乎因为心理障碍不会自己做主,而只选择以抛硬币来决定是否回应炭治郎。 看到香奈乎这个样子的炭治郎,因希望香奈乎能够自己做出选择,而选择以抛硬币的方式打破了香奈乎的自我约束,同时请求香奈乎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活。 无限列车篇 夜里,炭治郎同善逸跟伊之柱一道,与炼狱杏寿郎一同搭乘上了无限号列车,但因为从来没见过火车而将其认为是土地神之类的存在。 在梦境中,炭治郎回到了家人都还活着的时候,在幻觉中与家人其乐融融地相处着。 但是,让魇梦没想到的是,炭治郎内心的温柔最终感化了被其所利用的青年。 最终,炭治郎在祢豆子的帮助下醒来,并解除了魇梦的血鬼术。 随后,魇梦为了阻止向自己赶来的炭治郎,因而对其制造出了被死去的亲人指责的噩梦,但均被炭治郎化解。 而炭治郎反而因为家人被侮辱而愤怒到了极点,便立马冲到车顶找到了魇梦,并将其一刀斩首。 然而,由于魇梦的本体已经和火车合体,因而其并未死亡。 之后,伊之柱和杏寿郎依次醒来,并前来助阵。 而杏寿郎则为了保护炭治郎等人,因而奋不顾身地与猗窝座交战。 尽管二人交手后势均力敌,但猗窝座凭借强大的恢复力修复了杏寿郎所造成的所有伤害,杏寿郎却深受重伤。 因为黎明将至,猗窝座不得已自断双臂狼狈逃走。 但在其逃走时,炭治郎将自己的日轮刀投出,刺穿了猗窝座的身体,并怒斥猗窝座不过是只是个只敢在黑夜中战斗的胆小鬼。 在临终之前,杏寿郎告诉炭治郎自己的故乡可能有着关于火之神神乐的消息,并将自己想对父亲和弟弟说的话告诉了炭治郎。 最后,在将意志托付给了炭治郎等人后,杏寿郎就笑着死去了。 最终,除了杏寿郎本人外,包括炭治郎等人在内的全列车两百多名乘客无一身亡。 因为杏寿郎的战死,炭治郎对于自己的弱小非常自责。 在造访杏寿郎的弟弟千寿郎后,炭治郎下定决心要变强,但随即又因为弄丢日轮刀而再次被钢铁冢萤追杀了一天一夜。 后来,炭治郎收到了槙寿郎寄来的道歉信,并从中得知了有关日之呼吸和自己额头上的斑纹的信息。 在交战过程中,被对方嘲讽刀才攻击没几次就出现裂痕,因而深觉自己不适合使用水之呼吸。 因为堕姬不讲道理,即使夺走他人生命也不会反省后悔的蛮横言行,愤怒的炭治郎随即便开始使用火之神神乐持续对堕姬发动猛攻。 然而在只差一步就能够打倒堕姬时,炭治郎的身体能力却达到了极限,并险些因此丧命。 此时,妹妹花子的灵魂及时出现,并请求哥哥赶紧停下来,炭治郎这才保住了性命,但也因体力不支而晕倒。 随后,愤怒的祢豆子代替哥哥上阵,却因为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而急剧鬼化,完全压制了堕姬。 接着,炭治郎再次被弟弟竹雄的灵魂唤醒,出面阻止了差点要变成食人恶鬼的祢豆子,并为她唱了她小时候最喜欢的摇篮曲而将她哄睡着。 而堕姬也被随后赶到的宇髓天元斩首。 在与堕姬和妓夫太郎的交战中,炭治郎一开始使用混合呼吸救下了天元的妻子雏鹤。 然而,在妓夫太郎的强大攻势下,众人逐渐倒下。 之后,在炭治郎醒来时,妓夫太郎大声嘲笑了没能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的炭治郎,并询问炭治郎是否愿意变成鬼。 但发火的炭治郎却趁机对其使出了头槌攻击,将雏鹤发射出的苦无刺在了他的腿上。 随后,妓夫太郎因苦无上涂有的藤花毒而暂时失去了行动力,炭治郎便趁机试图直接斩首妓夫太郎,同时善逸和伊之助也站起身来联手攻击堕姬,打算将二鬼一同斩杀,但因为藤花毒失效,妓夫太郎逐渐恢复了行动力而失败。 接着,宇髓天元在重新赶来之后,以完成的谱面压制了妓夫太郎,而炭治郎在意图斩杀妓夫太郎时,被其用圆斩旋回刺中了下巴而中毒。 但与此同时,炭治郎在陷入绝境之际觉醒了斑纹,因而大幅提升了力量。 最终,在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击下,堕姬与妓夫太郎的头颅同时被砍落。 然而,吉原一带随即就被从妓夫太郎体内出现的巨型螺旋血刃化为了废墟。 最后,经由祢豆子的血鬼术,炭治郎、天元和伊之助体内的血镰毒素都被成功清除。 炭治郎在前去检查被斩首的二鬼时,却发现妓夫太郎和堕姬兄妹二人因为败北而大吵了一架。 因此,在上弦之陆兄妹即将消失之际,炭治郎希望他们能够和好,不要再互相责骂。 之后,在感觉到妓夫太郎兄妹二人似乎已经在地狱和好之后,炭治郎因体力透支而陷入昏迷,沉睡了整整两个月,在经过香奈乎等人的照料后才醒来。 在梦中,炭治郎看到了一位戴着和自己一样的耳饰、额角有着火焰斑纹的剑士——继国缘一。 醒来后,由于日轮刀在与上弦之陆兄妹的战斗中再次坏掉,屡次弄坏刀的炭治郎因而收到了一堆钢铁冢萤寄来的不愿意再给他锻刀的回信。 锻刀人之村篇 由于日轮刀多次损毁,导致钢铁冢萤不愿意再给炭治郎锻造新刀,最后炭治郎只能和祢豆子一道亲自前往锻刀人之村。 但玄弥因为对于炭治郎击败上弦之陆一事感到相当不服气,加上两年前还被炭治郎弄断过手臂,因而对炭治郎的态度十分恶劣。 到饭点时,在与蜜璃一起吃完饭后,炭治郎从蜜璃口中得知了村里有可以增强实力的秘密武器。 在机关人偶被无一郎打倒后,炭治郎安慰小铁不要放弃,同时察觉到无一郎的行为并非出于恶意。 但因为刀刃已经生锈,醉心于磨刀的钢铁冢随即便突然出现并把刀抢去打磨。 之后,无一郎找炭治郎询问铁穴森的下落,并询问炭治郎为什么在帮助自己时会那么开心。 在无一郎斩首半天狗后,对方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还分裂成了积怒、可乐二鬼。 在可乐扇出大风将无一郎吹飞后,玄弥赶到将二鬼斩首,但也只是让对方再度分裂出了空喜、哀绝二鬼,之后四鬼联手压制了众人。 之后,半天狗由于过度使用了血鬼术而体力耗尽,打算吃掉附近的村民来补充体力,于是便逃进了村子里开始追捕村民。 炭治郎赶上了他,并使用 圆舞一闪将其斩首,但其却仍没有死,反而继续以无头的驱体追击村民。 但与此同时,太阳逐渐升起,即将照到自己身边的祢豆子。 到底是救妹妹还是救村民,炭治郎因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接着,炭治郎使用无一郎从钢铁冢萤那里抢来的战国时代的日轮刀,抱着绝不白费妹妹以牺牲换来的机会的决心。 在斩杀了半天狗后,炭治郎却高兴不起来。 然而,正当他因为感觉祢豆子被太阳消灭了而无比难过时,却意外地发现妹妹居然克服了阳光,并且还恢复了语言能力。 随即,喜极而泣的炭治郎紧紧地抱住了妹妹,激动地哭了出来。 在锻刀人之村的村民们收拾好残局之后,炭治郎和祢豆子、无一郎、玄弥以及蜜璃等人一同返回了鬼杀队总部。 之后,身为柱的无一郎和蜜璃仅用了几天便完全复原了,而炭治郎却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全恢复。 柱指导期间 在柱指导期间,炭治郎先后在天元、无一郎、蜜璃的住处完成了修行。 之后,炭治郎被卧病不起的主公拜托去开导情绪低落的义勇。 在纠缠了义勇很久以后,义勇才告知炭治郎,自己过去在参加藤袭山最终选拔时,一开始就被袭来的鬼打得意识朦胧,在被挚友锖兔救下后便被拜托给其他人照顾。 等到自己醒来选拔已经结束,一只鬼都没能打倒的自己通过了选拔,但几乎将所有鬼打倒的锖兔最终却被手鬼所杀。 但随后,炭治郎提醒义勇,他一定要延续锖兔所托付的事物。 回想起锖兔对自己的训斥的义勇,领悟到自己的未来是锖兔和姐姐拼上一切维系下来的,并发觉自己绝不可以辜负他们。 最终,义勇向已故的二人道歉,同时解开了心结,并准备加入柱指导。 但炭治郎却误认为自己让义勇更加难过,因而向其提议一起去吃荞麦面。 随后,在实弥的住处修行时,实弥因为得知玄弥有在吃鬼,随即因不愿意玄弥冒这种危险,便意图把玄弥直接打残令其不能再战斗,好变相地来保护他。 但不知情的炭治郎挺身而出救下了玄弥,并且为给玄弥争取逃跑时间而和实弥一直打斗到了黄昏。 最终,两人被上级禁止相互接触。 完成修行时,行冥主动现身并与炭治郎交谈,表示自己听说炭治郎在锻刀人之村时,选择了优先救助即将被半天狗所害的村民而不是选择先救鬼化的妹妹,因而决定认可炭治郎。 但炭治郎向行冥坦诚:自己当时没能立刻做出决定,实际上是祢豆子替自己做的决定,因此不能接受行冥的认同。 就这样,炭治郎纯粹的言语消除了行冥对炭治郎所有的怀疑和顾虑。 之后,行冥告诉了炭治郎自己的过往,表明自己在被背叛之后变得很多疑,但炭治郎却没有逃避、没有说谎且一直很诚实。 最终,行冥决定相信炭治郎并帮助其到最后。 在即将离开行冥的住处时,炭治郎向玄弥说明,自己没有从实弥的话中闻到其对弟弟带有一丝的恶意,并让玄弥安心地向实弥传达自己的想法。 同时,炭治郎察觉到了善逸的异状,但没有继续深入询问。 随后,炭治郎前去义勇的住所准备修行,却撞见义勇和实弥在战斗。 因为实弥家里总是有糯米、饼馅料和抹茶的味道,炭治郎因而误认为二人是在抢萩饼并上前阻拦。 因为道出了实弥喜欢萩饼的实情,炭治郎随即就被又羞又怒的实弥一拳打飞并昏倒。 之后,在产屋敷宅邸遭到无惨袭击时,炭治郎和义勇一同赶回。 无限城篇 进入无限城之后,炭治郎很快便和义勇一同遭遇了 ,并与之展开交战。 一番交战后,猗窝座认同了炭治郎的长进。 由此回想起了师傅说过同样的话的猗窝座因此震怒到了极点,随即便对炭治郎发动了连续的猛攻,并逐渐将炭治郎逼至绝境。 此时,义勇赶回并救下炭治郎,同时觉醒了斑纹和猗窝座缠斗。 在此期间,炭治郎回想起了过去伊之助曾表明、藤之家的一天老太太总是突然出现很可怕,发觉出猗窝座的血鬼术的原理就是根据斗气来感知敌人的位置。 在义勇险些被猗窝座所杀之际,炭治郎成功斩断了猗窝座一臂并救下了义勇。 没有察觉到炭治郎还活着的猗窝座正准备杀死义勇,炭治郎却主动向其表示自己还活着。 紧接着,义勇也将自己的断刀投出,刺穿了猗窝座的头部使其失去了头颅。 但是,猗窝座内心充斥着的变强的执念,使他突破了鬼的限界,即便失去了头部也仍以无首之身继续和二人交战,但同时也开始恢复了人类时期的记忆。 随即,炭治郎被猗窝座一脚踢飞,并昏了过去。 醒来时,炭治郎眼见义勇就要被杀,便提刀上前意图阻止,但却因为脱力而导致刀脱手,不得已炭治郎选择用拳头直接殴打了猗窝座正在再生的头部。 因为自己的师傅也曾这么打过自己,受到了巨大刺激的猗窝座终于想起终于想起自己真正想要破坏的其实是——没能遵守对父亲和爱人的承诺,并玷污了师傅最重要的素流拳法的自己。 最终,猗窝座在对炭治郎微笑之后自行了断,同时承认自己在被炭治郎堂堂正正地斩首时就输了。 随后,炭治郎因疲劳再度昏倒,在经过了义勇的照料之后醒来。 之后,炭治郎从炼狱千寿郎发来的信件中,得知了日之呼吸剑士继国缘一和鬼舞辻无惨战斗的经过,还有日之呼吸与火之神神乐之间的渊源,以及自己所不知道的火之神神乐的第十三个舞型的存在。 转眼间,炭治郎和义勇就被鸣女强行进行了传送,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已经完成了进化的死敌——鬼舞辻无惨! 在再一次看到无惨的一刻,惊恐又愤怒的炭治郎,眼前浮现出了当年家人被无惨屠戮殆尽的惨状、变为鬼的祢豆子的哭泣,以及四位因无惨而牺牲的同伴——杏寿郎、忍、玄弥以及无一郎的身影……越回想越愤怒的炭治郎,逐渐开始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和仇恨,握住刀的双手开始颤抖,双眼也开始急剧充血。 但就在此时,义勇却让炭治郎冷静下来,尽管他自己也已经愤怒到青筋暴起了…… 然而,此时的无惨却极为平静,仅仅只是表示,鬼杀队真是太难缠了,每个人都要找他寻仇,明明只要自己幸存下来就行,却还是一昧地想要复仇,让他很是厌烦。 无惨的这番话,让炭治郎和义勇十分不解。 此刻,再也听不下这番诡辩的炭治郎,终于意识到无惨根本一点都不懂得人类的感情。 炭治郎和义勇在不断进行回避的同时,一直在试图寻找机会进行反击。 随后,炭治郎抓住了无惨攻击的间隙,趁机突进至了无惨身边,想要发起攻击。 但无惨在一瞬间便将刺鞭改变成了防守的形状,不仅轻松化解掉了炭治郎的攻击,还划伤了炭治郎的右眼。 失去了一只眼睛的炭治郎并没有丧失斗志,而是忍受着剧痛,艰难地爬起并坚持战斗。 同时,无惨狂妄地宣称自己已经看到蛇恋二柱已经被鸣女解决,试图摧毁二人的心理防线,但炭治郎仍未灰心。 因为右眼失明而无法判断刺鞭的位置,炭治郎便打算靠嗅觉来代替视觉,但却因为过度分神在了靠嗅觉来闪避无惨的攻击上,导致没能注意到自己背后的墙壁,因而一头撞了上去。 这时,炭治郎才明白,原来是悲愤的操纵了鸣女,蒙蔽了无惨的双眼,让他看到了二人已死的假象。 随后,在愈史郎的配合下,四人开始一同对抗无惨。 战斗期间,无惨一直试图夺回对鸣女的控制权,但始终被愈史郎拼尽全力制止。 最终,忍无可忍的无惨直接抹杀掉了鸣女,使得无限城因脱离了鸣女的控制而开始逐渐崩塌。 由于无限城开始摇晃,行动不便的炭治郎又一次被无惨击伤了肩膀。 在倒地之时,炭治郎看到了遍地的被无惨所杀害的队友们的尸体,因而彻底冷静了下来,并更加坚定了要打倒无惨的决心。 随即,在无惨即将杀死蜜璃时,炭治郎捡起了地上队员的断刀,并将其投出,击中了无惨的脑袋,成功地救下了蜜璃。 最终,愈史郎努力依靠着鸣女仅存的活性细胞,使得无限城冲出了地表,并在地表上彻底崩坏,众人和无惨因此全部脱出了无限城。 决战的舞台,终于来到了地面上…… 等炭治郎回过神来时,无限城已经完全崩塌了,而鬼杀队的所有成员现在却正处于一条城市里的街道上。 此时,距离日出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为了不让无惨逃脱,鬼杀队的成员们开始一拥而上地朝无惨发起了进攻,但无惨仍然施展出了极强的实力,操纵两条灵活的刺鞭与水、蛇、恋三柱纠缠着。 同时,无数的鬼杀队普通队员为了支援三柱而奋不顾身地冲向了无惨。 但他们的实力相较于已经逼近完全体的无惨而言实在是太弱了,每一个冲上来的人很快就都被无惨的刺鞭削成了肉泥。 眼见着许多人白白牺牲的炭治郎,挣扎着也想要上前帮忙。 但很快,一只眼睛失明且多处受伤的炭治郎便失去了平衡而倒地不起,而他的右眼处则产生了异样的变化。 原来,之前在无限城内,右眼被无惨的刺鞭击中的那一刻,炭治郎早已被无惨利用刺鞭注入了大量的鬼之血液,而此时血液内的毒素已经开始发作。 含有剧毒的鬼之血液并没有将炭治郎变为鬼,反而是开始疯狂地侵蚀着炭治郎的身体。 很快,炭治郎的右眼处附近开始严重肿胀,这令炭治郎直接失去了意识,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之后,炭治郎进入了梦境当中,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变成了自己的祖先—— 炭吉的模样,眼前的场景也来到了几百年前的灶门家。 随后,炭治郎转身便看到了过去自己曾在梦里见到过的,日之呼吸的创造者——继国缘一。 随即,缘一便从自己靠着的树上离开,并与炭治郎并排坐到了房子的门前,并开始与炭治郎交谈。 在与缘一交谈的过程中,炭治郎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但自己却仍然在无意识地开口与缘一交流。 炭治郎随即便意识到,自己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祖先炭吉的记忆,而自己无法对这一记忆进行干涉。 接着,炭治郎从缘一的话语中,得知了缘一的过去,以及他为何要成为猎鬼人的理由…… 击杀无惨之后没有脉搏,没有呼吸,生死未卜。 之后因在无惨身体里时被无惨注入大量血液,代替无惨成为新鬼王,并迅速克服阳光,成为鬼舞辻无惨所期望着的究极生物。 后被栗花落香奈乎以可能失明的代价注入蝴蝶忍留下的变回人类的药并变回人类。 最新一话中,炭治郎在战斗中被砍掉的手臂虽在变成鬼的时候恢复了过来,但变回人之后手臂萎缩,也有一只眼睛疑似已失明。 决战结束,在鬼杀队休养生息结束后,与众人告别,与善逸,伊之助,祢豆子一起回到了家中。 结局和香奈乎结为夫妻,拥有后代灶门彼方和灶门炭彦两兄弟。

次の